历史上最大规模敦煌艺术展亮相中国美术馆,揭秘历史上敦煌莫高窟内隐藏的秘密有什么

图片 4

关于敦煌的记载始于汉代,《汉书.地理志》云:“敦,大也;煌,盛也”。敦煌者乃“盛大辉煌”之意。地处河西走廊的西端的敦煌,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地理位置尤其突出,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

据介绍,敦煌研究院几代美术工作者已经完成敦煌石窟十二个洞窟整窟的纯手工临摹复制,整个过程长达六十年之久。敦煌复制洞窟曾经个别的在北京、上海、广东、日本展出过,但是,在敦煌以外的地方,像此次十个复制洞窟集中展出,却是前所未有的规模。

盛唐时期是莫高窟艺术的顶峰。“当时最为流行的学说、佛教经典均以‘经变画’的形式浓墨重彩地绘制在洞壁上。令人惊喜的是,这些‘经变画’竟然还运用了简单的透视法。”罗依尔还指出,在第130窟中,还有一幅规模最大的供养人画像——《都督夫人礼佛图》。这幅壁画中,人物神态各异、自然活泼,而且位置错落有致,别有一番生活情趣。

在莫高窟第423窟内,有一片隋代刻制的墨书题记《莫高窟记》。仔细观察,由于年代久远风沙久拂,题记正文已经模糊不可见,但标题“莫高窟记”四字却十分清晰。这是最早见的莫高窟之名,也是敦煌莫高窟的名字之来由。佛家有言,修建佛洞功德无量,莫者,不可能、没有也,莫高窟的意思,就是说没有比修建佛窟更高的修为了。从世俗的层面理解,莫高窟也可以理解为没有比此水平更高的石窟了。

跨入第45窟时,一幅题为“商人遇盗图”的壁画,讲述的是西方商贾来中国贩运丝绸的真实故事。画中的一群外国商人赶着毛驴,驮着丝绸在山谷中,遭到了强盗的抢劫。商队中的领头人深目高鼻,虬髯卷发,戴白毡商帽,着圆领长袍,脚穿兽皮靴。这也许是古波斯人的打扮吧。汉唐以来,中亚、西亚商贸往来不绝,而波斯人在这中间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编辑:admin

敦煌,是丝绸之路上耀眼的明珠。罗依尔谈道,千百年前的敦煌,可谓是中西方文化交汇的中心,是中原文化西传和西域文化东渐的必经之地。我们所说的“胡瓜”“胡荽”“胡饼”“胡言乱语”“胡说”等,正是中西多元文化交融碰撞的结果。

图片 1

在古代,“西出阳关”就意味着生离死别,“东入玉门”则象征着幸福团聚。所以长期守关征战的将士和经常跋涉在丝绸之路上的人们,在离开和回到敦煌。都要到位于敦煌东南25公里大泉河东岸的莫高佛窟布施、礼拜,或出资凿窟,聘请工匠绘画、造像,或焚香祈祷,希望“观音引路,势至逢迎”,保佑平安。

同时展出的九尊彩塑真品发现于“千像塔”中,包括六座菩萨彩塑像,一尊力士彩塑头像,一尊弟子彩塑头像。敦煌莫高窟造像以泥塑彩绘为主,少见石雕、木雕,另有一尊六臂观音像,因其木雕材质,实属罕见的珍品。

敦煌自有的美与力量

莫高窟的壁画上,处处可见漫天飞舞的美丽飞天——敦煌市的城雕也是一个反弹琵琶的飞天仙女的形象。飞天是侍奉佛陀和帝释天的神,能歌善舞。墙壁之上,飞天在无边无际的茫茫宇宙中飘舞,有的手捧莲蕾,直冲云霄;有的从空中俯冲下来,势若流星;有的穿过重楼高阁,宛如游龙;有的则随风悠悠漫卷。画家用那特有的蜿蜒曲折的长线、舒展和谐的意趣,为人们打造了一个优美而空灵的想象世界。

从新疆的乌鲁木齐,我和格格、云馨、韩雨四人乘座开往兰州的列车,到达敦煌站刚好天亮。下车才知道这敦煌站实质上是柳园站,离敦煌还有100多公里。敦煌离我们要去的莫高窟,还要25公里。包了辆车,我们直奔敦煌而去。越往前走,满目萧瑟的景象让人感受到了沙漠的气息。

敦煌石窟壁画临摹品一百二十幅,从题材内容上看,有佛经故事、佛像、飞天、伎乐天、供养人、藻井。其中不乏鸿篇巨制,如《帝王图》、《张骞出使西域》、《都督夫人礼佛图》、《张议潮出行图》、《宋国夫人出行图》、《千手千眼观音》都是长达数米的完整的壁画临品。

说起敦煌,便不得不提张骞。公元前139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以联合西域诸国共抗匈奴。“这段历史非但没有被数百年的岁月洪流冲走,反而在唐朝时期被描绘在敦煌壁画之中,这就是著名的《张骞出使西域图》。”罗依尔表示,“作为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此次出使西域也被誉为‘凿空之旅’。后来,为了便于治理,汉武帝在这片领地先后设立河西四郡,而离西域最近的便是敦煌。”

图片 2

我睁眼一看,原来声音是窟中传来的,一位慈祥的白胡子僧人禅坐其中。我连忙走了进去双手合什:“请问大师,何以‘了断’?”

甫一踏入美术馆,敦煌气息立即扑面而来。前庭搭建的莫高窟牌楼、把守大门的两座“天王”、铺地的灰色莲花砖,一座按照四比五比例复制的著名一五八窟巨型涅槃卧佛安卧在美术馆的主圆厅,向世人展示佛教文化的博大与神秘。

12月7日,敦煌文化守望者罗依尔做客上海宝山行知读书会,围绕“敦煌与文化自信”主题,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艺术脱口秀。穿越千年时光,在敦煌莫高窟的前世今生与历史变迁之中,发现古老东方美学的神髓,感受独一无二的敦煌文化。

莫高窟是我国三大石窟艺术宝库之一,也是我国现存石窟艺术宝库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一座。洞窟分为南北两区,南区是莫高窟的主体,为僧侣们从事宗教活动的场所,有487个洞窟,均有壁画或塑像。北区有248个洞窟,其中只有5个存在壁画或塑像,其它洞窟均为僧侣修行、居住和死亡后掩埋的场所,有土炕、灶炕、烟道、壁龛、台灯等生活设施。洞窟始凿于前秦建元二年,即公元366年,后经历代增修,今存洞窟492个,彩塑雕像2415尊,壁画45000平方米。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莫高窟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在莫高窟的第323窟,初唐时期的洞窟。北壁右上方的《张骞出使西域图》,形象地反映了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沟通了与西域各国的关系,正式打通了丝绸之路。从此,“自葱岭以西,至于大秦,百国千城,莫不附焉,胡商贩客,日奔塞下。”(杨衔之的《洛阳伽兰记》卷三)

作为中国美术馆二00八年的开年大展,“盛世和光-敦煌艺术大展”展品来自敦煌研究院提供的自魏晋南北朝到元代最具代表的十个精美复原洞窟、敦煌彩塑复制品十三尊、敦煌石窟壁画临本一百二十幅、敦煌石窟彩塑真品九尊、敦煌藏经洞出土文献真迹十件、敦煌花砖十件,占用了中国美术馆一层的全部九个大厅,展场面积达四千平米。

“敦煌莫高窟建窟的缘由,都清晰地记载在功德碑中。”相传,前秦建元二年,敦煌有位苦行僧,名叫乐僔。他手持一枝锡杖,云游四方。傍晚时分,乐僔正走到鸣沙山崖壁处,“忽见金光,状有千佛”,他料定“这里必是圣地”,于是便请人在崖壁上开凿佛窟。“乐僔开凿的洞窟已经无从查证,现今我们看到的最早的莫高窟洞窟其实是‘北凉三窟’。”罗依尔说道。

五代时期及宋代,政府官方修建行为减少,民间修建佛窟发展起来。与中原内地相比,河西地区相对稳定,当地僧民俗众又开凿了大量洞窟,并对前代洞窟进行了全面维修。

为配合展览,中国美术馆还特别培训了六十名义务讲解员,期间敦煌研究专家举办四场学术讲座。该展将从今日起持续至三月二十一日。

在罗伊尔看来,敦煌莫高窟能够解决现代人“审美缺失”的都市病问题。谈及法国卢浮宫,无人不知《蒙娜丽莎》《断臂的维纳斯》和《胜利女神像》,但是却鲜少有人知道敦煌莫高窟可与之相媲美的杰作。事实上,“那些绘满洞窟四壁、窟顶的莫高窟壁画之中,随处可见历朝历代、各式各样的人物形象、装饰图案,可谓是真正的艺术宝库!再譬如,被誉为‘国宝窟’的第45窟现存七身塑像,是唐代雕塑艺术的杰作。这些塑像形神兼备、栩栩如生,特别是右胁侍菩萨的塑像更是刻划精细、生动自然,堪称完美!”

元朝时,蒙古统治着信奉佛教密宗,这一时期开凿的石窟均带有密宗色彩。此后,由于丝绸之路渐于沉寂,敦煌失去了其重要地位,石窟的开凿也趋于停止。在吐鲁番统治时期的1516至1715年,莫高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西方侵略者深入中国内地之后,莫高窟更是遭受了浩劫。

前言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敦煌艺术展19日在此间中国美术馆拉开帷幕,和光同尘一如其曾安详守望过千年时光。

图片 3

本文来源:

当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情,来朝拜这些惟妙惟肖的艺术杰作时,完全可以感受到自己和神佛之间,已经息息相通了。

敦煌自有敦煌的力量,罗依尔感叹:“如果冬天去莫高窟,再遇上一场瑞雪,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平静,与都市中的博物馆截然不同。当行走在一望无垠的戈壁滩之上,满目黄土,肃穆萧然,更能体会千年之前张骞、玄奘西行的不易,亲历敦煌的壮阔绝美,感受敦煌文化的魅力。”

图片 4

这回格格也挺有禅意地说,“去往去处去!”

罗依尔在行知读书会

在甘肃省河西走廊西端,沿古丝绸之路往敦煌市东南方向走25公里,会看见一座盛名赫赫的鸣沙山。转到山的东麓,远远望见南北长约1600米崖壁上,上下五层的布满了洞窟。这就是闻名世界的敦煌莫高窟,又名千佛洞。放眼四外,此处南枕祁连,襟带西域;前有阳关,后有玉门。此处历史悠久,自汉代起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咽喉。汉代,此地是辖六县的敦煌郡。东汉人应劭称:“敦,大地之意;煌,繁盛也。”两千年后的今天,这一“繁盛大地”以其拥有的举世无双的石窟艺术、藏经文物而成为人类最伟大、最辉煌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

丝绸之路的开辟和繁荣,带动了莫高窟佛教和艺术绘画的发展和辉煌。在历代工匠大师们的手下,丝绸之路上的人物事件和历史史实,也被揉进了壁画之中。在莫高窟艺术、文物的千载保存、流传中,古丝绸之路的无数印记也得以再现在我们的眼前。

“玄奘亦是与敦煌颇有渊源的人物,他曾两次途经敦煌。”罗依尔谈道,隋唐时期,玄奘为探究佛教各派学说分歧,抵达印度那烂陀寺求取真经。戒日王曾为他组织“无遮大会”,让各派登台辩论,玄奘代表那烂陀佛学院参加辩论,他将自己的理论示众,并承诺:“若有一字无理,请斩首相谢。”可以说,玄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在异国他乡求学成功、载誉归国的留学生。

莫高窟所处山崖的土质较松软,并不适合制作石雕,所以莫高窟的造像除四座大佛为石胎泥塑外,其余均为木骨泥塑。塑像都为佛教的神佛人物,排列有单身像和群像等多种组合,群像一般以佛居中,两侧侍立弟子、菩萨、天王、力士等,少则3身,多则达11身。彩塑形式有圆塑、浮塑、影塑、善业塑等。这些塑像精巧逼真、想象力丰富、造诣高深,而且与壁画相融相衬,相得益彰。

我们带着这句偈语走出洞窟,夕阳下的彩霞,掩映着古老的莫高窟,有如衣袂飘举的飞天。望着前方川流不息的游客,我们似乎“悟道成佛”啦!

敦煌与莫高窟的前世今生

相传,敦煌莫高窟是一位乐尊佐和尚最早修建的。敦煌自西汉起即为西域重镇,丝绸之路的畅通使得中国和中亚及西方诸国的商业、文化交流得以发展,佛教和佛教艺术即是循此路线,经敦煌传入中国的。公元四世纪,中原战火不断,河西地区则相对安定,因此,有很多内地僧人离开中原,一路西行寻求修行之地。

颇具“慧根”的我接上一句:“一了不如无了!”

丝绸路“带热”敦煌游。敦煌,也逐渐揭开神秘面纱,走进大众视野。张骞凿空、乐僔开窟、北魏佛像、玄奘西行、盛唐壁画……寥廓苍凉、关山险阻的敦煌大地,孕育出气韵高远的圣洁佛光,缔造出不胜枚举的艺术结晶。

公元六世纪末,隋文帝杨坚统一中国,结束了长期战乱和分裂的局面,同时也加强了对西北的经营。尽管隋朝统治只有短短的37年,但是皇帝崇奉佛教,莫高窟的开凿修建就大大加快,在数量和规模上都达到了非常可观的程度。唐朝建立后,中国封建社会的进入鼎盛时期,武则天统治时期更是大力推崇佛教,到武周圣历元年,莫高窟已有“窟室一千余”。

走进这一座座洞窟,仿佛让你步入了佛国的世界:这里是飞天的宫阙,菩萨的殿堂,满目都是造型优美的塑像,情节奇特的佛国故事壁画。色彩的绚丽,气势的宏大,构思的巧妙,笔法的夸张,意蕴的深远,无不令人惊叹。那面容慈祥的大佛、衣襟飘逸的菩萨,仿佛是引领到达极乐世界的明灯。这面目狰狞的金刚、高大威猛的力士,似乎是警醒世人劝人为善的使者。环顾四壁、窟顶,到处是佛像、飞天、乐伎以及变幻离奇的云流雾飞,火焰升腾,奇花异草、花鸟奇兽等等,无不反映了古代人们对气象万千世界的丰富多彩而又荒诞不经的想象。参观这座人类艺术史上的奇迹迷宫,你不能不为古代工匠大师们的高超技巧所折服。不论是壁画还是塑像,处处闪烁着历代艺术家们的智慧。在壁画上,大到恢宏场面的画面构思,小到边饰图案的一花一叶,都是一丝不苟,精心描绘。他们不用翅膀,不用云彩,凭借着一条飘逸的彩带,就表现了飞天优美的凌空姿态和自由翱翔的意境;在塑像中,从高达几十米的雄伟浑厚的佛像,到十几厘米精致的小菩萨,都各有独特的形态神韵。而且各个时代的印迹和鲜明个性,都凝固在这座整整1637年的艺术殿堂里。

罗依尔,艺术脱口秀创始人、艺术KOL、策展人。早在2016年,他便开始尝试以脱口秀方式讲述敦煌文化,同时在各大博物馆、美术馆推广和普及敦煌艺术通识教育。罗依尔独创的艺术脱口秀已走遍各大文化地标、学术高地,累计巡演超过500场,艺术系列主题多达100个,旨在让大众在欢笑中爱上艺术。

【www.4000520800.com–中国历史故事】

与之相对的是同样规格的《宋国夫人出行图》,宋国夫人就是张议潮的妻子。张议潮因“誓心归国”的功绩受封后,其妻亦被封为“宋国夫人”。这幅画依然是场面浩浩荡荡,前面有百戏杂艺、歌舞、行李车、八抬大轿,还有马车;随后是一大群女官、仕女、奴婢手捧衣服、妆奁等物,簇拥着骑马的宋国夫人;再后面是驮着吃用的驼队和狩猎者以及纵马回首传递命令的信使。这幅画中反映了唐朝时期的等级、交通、歌舞、百戏和当时的生活习俗和社会风貌,让人有如身临其境。

北魏时期,洞窟形制已带有明显的西域与中原风格,是中西结合的塔庙式洞窟。罗依尔讲道:“譬如,在第285窟中,左右胁侍菩萨的形象与中国官人十分相像;飞天、供养人的服饰也显现出魏晋时期典型的‘褒衣博带’特征。”

莫高窟壁画绘于洞窟的四壁、窟顶和佛龛内,内容博大精深,主要有佛像、佛教故事、佛教史迹、经变、神怪、供养人、装饰图案等七类题材,此外还有很多表现当时狩猎、耕作、纺织、交通、战争、建设、舞蹈、婚丧嫁娶等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画作。这些画有的雄浑宽广,有的瑰丽华艳,体现了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和特色。中国五代以前的画作已大都散失,莫高窟壁画为中国美术史研究提供了重要实物,也为研究中国古代风俗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形象和图样。

在第322窟的南壁《说法图》中,你会惊奇地发现画中的菩萨,手里托着的竟然是一个玻璃杯子。这说明在初唐时,玻璃工艺已从地中海沿岸传入了我国。

莫高窟是一座融绘画、雕塑和建筑艺术于一体,以壁画为主、塑像为辅的大型石窟寺。它的石窟形制主要有禅窟、中心塔柱窟、殿堂窟、中心佛坛窟、四壁三龛窟、大像窟、涅磐窟等。各窟大小相差甚远,最大的第16窟达268平方米,最小的第37窟高不盈尺。窟外原有木造殿宇,并有走廊、栈道等相连,现多已不存。

今天,当我们走在这座绵延不绝的艺术神殿中,还真应该感谢那位虔诚的乐僔和尚,还有历代民间艺术家们的呕心沥血。轻踏在栈道上,无言的石窟前,历史的沧桑也让我们无法忘却,藏经洞里的痛。发现宝藏的道士王圆箓的是是非非,已成过眼云烟。仅就现在的400多窟的壁画而言,按一平方米为单位,连接起来就是长达25公里的精美画廊。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艺术财富呀!

公元366年,乐尊佐和尚西游到了敦煌的三危山下。四处皆是沙石,时间已是黄昏,饮食和住宿都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太阳渐渐落下了山,虔诚的乐尊佐和尚正在地头赶路,蓦然间他抬头一看,眼前出现了奇景,只见对面的鸣沙山一片金光,四射的光芒中仿佛有千万个佛在金光中显现。乐尊佐和尚被这圣景深深的震撼了,他想这是佛祖对他的提示。于是,他停了下来,用尽个人一生的精力在佛光闪现之地开凿佛窟。这就是莫高窟的开始。

第296窟、第246窟有两幅意境相同的商旅图:两支商队相遇桥头的情景,栩栩如生地描绘了中西商队相望于道的故事。

据说因洞窟开凿在沙漠中的最高处,故名:漠高窟,后来演变成了颇有玄机的:莫高窟。穿过大泉河沿岸的杨柳,断崖上的佛龛石窟有如蜂巢鸟穴,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著名的九层大殿映衬其中,绿树红墙,金光灿烂。唐宋时期的木构洞门,飞檐凌空。连接着“层楼洞天”的峭壁栈道,萦绕盘旋。

“善哉!善哉!”大师又闭上了双眼,说道:“没完没了啊!”

我脱口而出,“从来处来!”

当你走近第156窟,眼前的这两幅场面宏伟、形象生动的《张议潮统军出行图》和《宋国夫人出行图》,堪称敦煌壁画中精品中的极品。

尾声

为了开拓和保证这条丝绸之路的畅通,在敦煌这块绿洲上,奔驰过张骞的车队、卫青和霍去病的铁骑;也驻扎过班氏父子的兵马;隋炀帝的使臣裴炬也曾到过这里巡视;唐朝的玄奘也由此西行取经……

色彩艳丽、画笔娴熟的两幅出行图,展现在洞窟的南北两侧中。《张议潮统军出行图》长约8米,宽约1米,图中人物多达200余人。走在队伍前列的是吹大号、擂大鼓的军乐队,接着是手擎军旗和护旗的卫队,后面是“营伎”中的音乐舞蹈和一群护送着皇帝敕封的旌节。张议潮在文武百官的前呼后拥中,骑着高头大马走上桥头。画中有回鹘士兵,也有身着汉族和吐蕃服饰的舞蹈乐队。这幅威武壮观的出行图,记述着张议潮收复河西,归顺唐朝的历史功绩。

“两位施主何来?”

“飞天无恙,菩萨安然”,拂去岁月的风尘,莫高窟以崭新、魅力的艺术之花,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由此而产生的“敦煌学”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没完没了?!”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都是有缘人,何不了断?”

“施主何往?”

据唐初李怀让的《重修莫高佛龛碑》记载:莫高窟的开凿始于秦建元二年,当时的一位苦行僧乐僔和尚,杖锡西行,来到莫高山下,只见落日悬挂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晚霞映红了危立的山壁,突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巍峨的三危山上,金芒四射,佛光万道。乱石嶙峋的山崖变成了气象万千的极乐世界。宝台莲池,乐声悠扬,佛祖如来端坐中央,双目微闭,正在诵经说法。倾心听法的菩萨、罗汉千姿百态,圣洁的光环笼罩在他们的头顶。远处的飞天鼓乐喧天、天马在仰天长啸,圣火在飞腾,花草在漂浮……好一幅神奇壮观的千佛图!夕阳映照下的沙漠奇景,把乐僔和尚震撼了,认定这就是他风餐露宿所寻找的佛教圣地。于是他便在此驻扎,四处募捐、化缘,开凿了三危山峭壁上的第一个佛龛。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开辟和兴旺,人们陆续在这里开凿修建,历经秦汉、两晋、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明、清等十几个世纪的开凿和修建,达到了鼎盛时期的一千多个洞窟,密密麻麻地陈列在莫高山的崖壁上,上下五层,长达三里之远。

虽然我们看到的只是开放的几个洞窟,仅仅是残存的495个洞窟中的一角。一些年代久远,损坏严重的洞窟,正在修复和保护中。但是已经目不睱接了,那升腾飘舞的飞天,千姿百态的菩萨,美妙绝伦的反弹琵琶,那地面宏大、气势磅礴的《张骞凿空图》、《帝王出行图》和《使者朝会图》,那一幅幅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经变故事,那些包罗万象、心醉神迷的世俗场景,以及传神入化的雕塑造型,无不诉说着强盛中华的艺术成就。

“一了百了!”法师微睁双眼地看了我们一下。

敦煌南面的祁连山上融化的雪水,汇成了滔滔不绝的党河水,长年灌溉着这个沙漠中的绿洲。在交通闭塞的古代,西来的商贾、使节、僧侣以及旅行者,在经过漫长艰难的大漠旅途后人困马乏。当他们越过玉门关或阳关,来到这水美草肥、物产丰盛的绿洲,精神为之一振,便在这里休生养息、交换关牒、准备粮草,再东行长安。同样,从长安东来的人们,依然选择敦煌作为西行的中转站。由此,敦煌对于东来西往的人来说,是闪耀在心头的一盏璀灿的明灯。给了他们战胜风沙烈日、严寒酷暑的希望和力量。

第420窟“法华经变”中,画面的一支西域商主率领商人和满载货物的驼队、驴队,跋涉于荒漠沙丘。真实地让我们感受到了沙漠那万里沼沼的艰辛和商队人勇敢的开拓信念。

……

此外,从许多的《经变图》中,还能看到很多从西域、印度、中亚、西亚等地逐步流入中国的物品,如琵琶、箜篌、笛、胡角、羯鼓、手鼓,以及葡萄、苜蓿、胡萝卜、西红柿等。

走出开放的景区,我和格格离开人群,来到了一处荒废的洞窟,残破的洞门边,两处剥落的塑像处残留着龛位的痕迹。童心未泯的我们,各守一处。她做了个姿态优美的飞天造型,我则成了双手合什、闭目禅定的老僧(可惜这里不能带相机进来)。感悟中,耳旁传来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