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近年来10余起宰客事件约三成为吃海鲜,这是有许多原因的

图片 1

今天终于到向往已久的三清山了,可惜下雨只能在山脚下的宾馆里等。这宾馆叫三清假日酒店。

黄金周还没有结束,青岛就被爆出天价大虾的事件;吃蟹先拔腿,疑似强制消费;记者暗访青岛旅游打出租,中途遭倒卖

关于这条路乡村路,不能不简单说说它。

问:如果出租车倒闭了,滴滴跟所有网约车会更坑司机跟乘客吗?

从上饶到三清山有直达班车,司机姓陈13767371777,此人健谈,车一上路就说个没完,正巧我坐在他后面的位置上。

一连串的旅游事件让大家不禁要问青岛到底这么回事,法制晚报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统计,近年来青岛类似宰客事件不在少数,至少有10余起,近三分之一都是在吃上做手脚。

这条路,曾经是别人走的路,一直没有名,至今如此。后来由于工作原因,它也就成了我的路,十多载风风雨雨,日升月落,我不知道自己在它上面留下多少脚印,撒下多少身影。

图片 1

刚上车有乘客抱怨车里卫生差,味道不好,陈司机说这是有许多原因的,中国的事情往往是许多原因混在一起的,一会你没就知道为什么啦。平民陈司机也就三十多岁,“这是有许多原因的”,这话说得很深刻,可以用在许多语境里。

吃饭

01年七月,我们搭乘的客车路过球溪糖厂,便进入顺河地界,踏上一条乱石子面公路,客车抖颤不已,我真担心它散架或掉轮子。说实话,人生二十载,我还从未走过这么烂的公路。顿时,我的心就凉了半截,“前途”真是无量啊!顺河究竟在何方?车颠簸进了山谷,半路上,我们看到右边有一条机耕道,校友余辉说顺着那条道往里走就是他要去的育才学校。而顺河还得上坡转弯九道拐。

出租车公司毕竟是具有比较完善的系统,还受到交通局的监管。网约车制度不完善,漏洞多,很多有犯罪前科的都可以运营网约车。所以再没有完善制度和监管前,我们是质疑的!出租车司机熟悉路况,而网约车就是千奇百怪了,有的还故意绕远路乱收费等等,你无可奈何,打电话给客服维权难。

他便开车边说,车上只有六个人,说明公司是赔钱运营,没钱买新车,没钱雇人整理车务,他一个人当司机又当售票员,要保证行车安全和到达时间,路况又差,一个月只开1800元,物价飞涨,过一会儿烂路你们就知道卫生和气味都不重要了。

三斤的鱼实际只有一斤四两

到了顺河场镇,没有像样的车站,一个二斜二斜的公路拐弯处,就是所谓的车站,而公交车呢,一天有且仅有一辆到县城,而且只跑一趟,My
good青岛近年来10余起宰客事件约三成为吃海鲜,这是有许多原因的。!我的个神啊!刚一下车,放眼望去,整个场镇便尽收眼底:它灰蒙蒙的,老气横秋,没有一幢像样的楼房。让人好奇的是这里居然实现了三通:水路公路加铁路。

如果出租车倒闭了(这只是假设,出租车倒闭在50年之内是不可能的,原因在我其他回答中已说的很清楚),出租车倒闭了,滴滴同样不会也不敢去坑乘客,因为滴滴知道合规网约车平台不止他一家,而且相互之间竞争还十分残酷激烈。

果然,过了玉山县,上盘山公路,到处是坑洼泥浆,车在悬崖边上下颠簸扭来扭去,一会上下坡,一会急弯。青山中间是蜿蜒的碧绿色河流,青山半腰云雾缭绕,风景极美,可是烂路颠簸,乘客们已经没有兴致欣赏美景了。作为世界遗产三清山的路为什么会这么差呢?陈司机说,此路年久失修,政府早就要修缮扩建改造,但是沿路的居民漫天要价,整个工程造价算下来还不如新修一条路,最后选择了修新路,现已建成,不过比这条路多十多公里。结果刚刚靠旅游致富的沿路百姓全都傻眼了,烂路自然车少人少,百姓生意萧条,越来越穷,返贫了。这事能怨谁呢?当初百姓生怕错过发财机遇,各自为战漫天要价,拒不拆迁,还组织上访,最后政府选了别处修建新路,那条路上的百姓都发财了。现在许多事情都这样,百姓顾自己眼前利益,政府一动就以为在算计坑害百姓,其实不都是这样。

日前,有网友微博爆料:在青岛一家大排档吃饭,结账的时候发现大虾不是38元一份,而是38元一只,这件事发生在青岛乐陵路92号的善德活海鲜烧烤排档。

学校到底在哪里哦,当时书生意气很浓,总想早点找到落脚点,好施展“拳脚”。我们左观右望,就是不见“红旗”(这是学校的标志)。后来大转身,才发现身后有个公路坡,坡上有幢贴了墙砖的楼房,煞是好看,霸气十足,在整个顺河镇绝对是鹤立鸡群、出类拔萃,更重要的是,楼上有红旗!

乘客进入网约车下单,就象进入一家商店,三公里以内起步价多少钱?三公里以后每公里多少钱?行程用时每分钟多少钱?都是明码标价的,滴滴平台与各网约车平台之间的定价都可以进行透明比较,乘客可以自由选择,所以,乘客没必要在价格上担心。这是其一。

有人问既然有新路,为何我们还走老路?陈司机说我能不愿走好路吗,这是公司买的线路,营运车必须按线行驶,这是有规矩的。我每天跑两到四趟,你们才一次就抱怨,你们哪知道我的苦,所以说有很多原因,现在许多不公平的事情都是这样,有很多原因,你没办法解决,你只能想开点,想点好事儿,不想坏事。

该网友和一桌南京游客同时报警,最终,南京游客一桌1380元,给了800;这位网友一桌2700,最后给了2000。网友表示真的对这种处理方式好失望。

我们俩朝着“中心校”奔去,走到跟前,才知道,那哪里是学校啊!那是人民政府!但我们还是很高兴,更加充满向往:学校一定更美丽,因为我们上大学时,党和国家早就是大呼小叫“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心头不禁暗喜:嘿嘿,我们选择教育可是选对了行业吧?

其二,从上车点出发到到达目的地,这段路程的公里数谁也无法造假的,除非司机走错路了,或者遇到早晚高峰,交通管制修路等原因,人为的改变正常行驶路线,当然增加车费,增加的也是透明的车费。乘客懂得的车费。

陈司机还说自己发现一个规律,每到村头或人家门口,路就极差,不是坑就是包,养路工不知为什么不愿意修,而对于每家每户来说,在自己家门口举手之劳又不用花钱填填坑这样的事,他们都不做。他们就是愿意看着过往汽车痛苦地颠簸,他们就指望司机和乘客们受不了了向上反映,提抗议,敦促政府修路,而政府一修路,他们不劳而获发财的机会就来了,就这样的国民他能有好吗?陈司机愤愤不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天价虾以后,青岛再爆黑餐厅:吃蟹先拔腿
疑似强制消费。宁夏网友爆料:在青岛旅游时,点了只帝王蟹,店家称重之前直接把螃蟹腿都拔掉,称完后七斤多,且称了就必须买,吃过后结账两个人花了近三千。

谁知,签定了就业表册后,我被分到了阳鸣,小胖被分到育才,我们俩无一人被分到中心学校,心情失落之极,真的感觉大学白上了,我们俩一个县城长大,一个镇上长大,而今沦落乡下,颇有些知青下乡的苦涩。

其三,出租车倒闭了,滴滴网约车的生意肯定好,有人可能又担心生意好了之后,会不会不注重服务质量了?安全系数了?这方面也肯定不会,做为服务平台,当然会注重乘客对司机服务上的评价,更何况出租车倒闭后,网约下单生意更好,加入的司机也肯定更多,服务上的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加上给哪位司机接单,平台的抽成都是一样的,当然派服务最好的司机去接驾了。至于司乘安全方面也同样不敢怠慢,有政府监管着,顺风车停止运行就是最好的说明。

陈司机说,三清山索道公司的私营老板花钱从山门开始修了将近
四公里水泥路连接上了政府新修的公路,连接处是个岔路口,陈司机每次在这个岔路口都好心提醒外地司机不要走老路,外地司机多数不理解,陈司机告诉他们老路虽然可以少走十多公里,但路况极差,最好不走,尤其是轿车底盘低,想过去很难,但是大多数外地司机将信将疑,宁肯听信导航仪,怀疑陈司机的好心,令陈司机好不伤心,陈司机说现在只有主动问路的,哪有主动指路的?人家不相信也很自然,这年头骗子多。我经常告诉外地司机不要走这条路,他不信,我也说,我不是代表我自己或者我的公司,我代表江西人,让那些信或者不信的人都说江西人好,说实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去年7月,新华网、青岛新闻网均报道,青岛宰客黑店,位于浙江路上的海鲜家常菜馆,该店被爆高价菜品宰客,一条小黄鱼就要200多块。

等真正到了上岗的日子,我们原本签定了就业书的两个棋子又被教办挪动了。我被派到育才,小胖分到了中心校(因为他确实有点关系,其母是镇党委书记同学,其父曾是丝厂书记,更重要的是后来的县委书记是他们家亲戚,再有就是两年后他就调回了党校执教)。从此,我们便各奔东西。

最后,我想说的是,目前,在网约车中,滴滴属于网约车平台的网约车王,在各方面都要比其他网约车平台成熟,全面,合理,不管你是司机还是乘客,网约车首选滴滴出行都是正确的!

陈司机劝说我们这些游客不要买所谓的当地特产。他说,路边这些卖水果的,你们看到他们的大棚或者果树了吗?我你建议你们买,他们缺斤少两,结果更贵,不便宜。当地葛根多数是假的,野生的已经很少啦,如果有也被县长书记乡长们吃掉了,游客运气好就买到人工种植的,运气差就买掺了淀粉的假货。那些旅游纪念品,茶,果,工艺品都是外地批发来的,谁买谁上当。

此外,该菜馆称重三斤的鱼实际只有一斤四两,里外里差出了一条鱼的重量。

我踏上了育才泥巴路,他走进了中心校(原政府办公弃用的旧房子,墙体斑驳,将倒未倒,岌岌可危,奇怪的是,后来中心学校乔迁新居多年,那房子仍然未倒)。

美好的出行需要司乘之间的相互配合,滴滴出行今天你下单了吗?谢谢!

这位陈司机,既是哲学家,又是个好人。这样的人现在已经很少了。

无独有偶,2012年4月,黄先生和几位朋友在崂山区一家饭店吃饭时,点了5个菜花了三千多元。

至于我走的这条育才泥巴路啊,真的是行路难。一路上全是泥巴,石子都没有,鞋子都要扯破,抬头张望,高山夹路,灌木丛生,人烟稀少,但是空气清新。如果换身行头,绝对像是去剿匪!

那一定是乘客被坑的体无完肤,出租车的价格,收费标准就是网约车的收费参照,如果没有了出租车,那网约车想怎么收费,就怎么收费,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黄先生说,普通的面条一碗就收费68元,其他的菜也就点了一只龙虾、一只蟹子、一盘海螺、一盘拌海蜇还有一条鱼,虽然是海鲜,但也不能这么贵啊。

这条路呀,不仅泥巴多,而且弯道多,多得要命,馅坝子前有个地方弯成了36度还靠山脚,视线极短,我曾见过两辆不知情的外地车硬是在转弯时转到坎下去了,他们曾走过弯路,一定没有走过这么弯的路。

根本就不知道滴滴的盈利模式就知道瞎猜。滴滴不靠网约车业务盈利,滴滴是做流浪的网络公司。如果滴滴用户能到6个亿,那他就敢和马化腾称兄道弟,如果滴滴用户可以到十个亿,那马化腾就是程维小弟。微信QQ收过钱吗?他为什么可以这么牛B?让滴滴涨价放弃用户?程维也不傻,自断经脉的事滴滴不可能干!

十一期间,来自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万小姐跟三个朋友结伴来到青岛。10月4日下午4点30分左右,原本想打车至八大关游览的四人,从出租车司机处得知八大关晚6点关门,随后这位司机还好心地带领四人来到石老人附近的一家饭
店吃海鲜,没想到售价268元一斤的螃蟹蟹膏竟然是鸡蛋糕,虾肉不足三分之一的龙虾一只售价1432.5元,四个菜花费2490元,如此明目张胆地宰客,让万小姐一行对青岛的印象大打折扣。

后来,在教导学生时,我时常提到这条路:要想富,先修路,政府为何不照顾?百姓为何不自助?子孙甘愿走此路?我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说,要是我是镇长,一定带领百姓修好此路,造福百姓,造福子孙。

如果没有了出租车,滴滴和网约车一定会比出租车更乱更糟。毕竟出租车还有职能部门管着,而网约车不受任何管制,大家都知道,在我国脱离了各种管制的行业会是个啥样。所以正常的应该就是以出租车为主,网约车为辅,这样既有竞争又能保证乘客的需求。

众所周知,青岛作为海滨城市,外地游客来这里游玩,吃海鲜是必不可少的一项行程,而打车也是多数自由行游客的出行方式,正是因为如此也让一些黑心商家有机可乘,青岛屡屡被爆出出租车与海鲜店合伙宰客的行为。

没想到,后来政府出钱出招修好了政府路,又平又直,洁净无泥巴,育才路泥泞依然。

滴滴收购优步就是为垄断,垄断的目的就是利益最大化,滴滴现在抽成30%,垄断后抽40%90%做得出

打车

几年后,政府确实也看不下去了,自己走着康庄大道,百姓在摸爬滚打,就叫李副镇长负责修好育才方向这条无名路(他是一个实干家,能干人,包工地,搞建筑,开山采石修公路。引导工人扣石垦壤兴水利,遗憾的是多数钱都收入囊中,这是他的能耐,与我们无关,然而现在国家政治清明,言论自由,这一方百姓可有说法了。大概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他在修顺球路时狠赚了一笔,现在开石厂更是挖到黄金了,于是政府想叫他出钱修路,名义上是向他借。另一种说法是,现在都时兴修水泥路或沥清路,他的条石买不出去了,他利用自己的职权想法赚百姓和政府的钱……

出租车倒闭这种事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是很难发生的,出租车有出租车的生存之道。网约车并不是所有情况都可以用的,很多情况出租车比网约车方便。所以这个问题没法回答。

记者体验 7公里被要100元

反正不管百姓怎么说,条石路经汽车运输,在十多个老农民工的辛劳下,总算修好了,从此上二十里外的街上去就不会陷入泥泞了。我很感谢政府工作,感谢百姓捐资,感谢老农出力,赐路新颜。

我想问,为什么开网约车的,开滴滴的司机到最后都开出租车去了呢?我身边好几个实例!出租也好,网约车也好都有利弊,只是哪一种打车的方式更适合自己就是好的出行方式

据齐鲁网今天报道,记者近日在青岛火车站暗访,上出租车后,司机极力诱导去极地世界,记者答应后又在途中被赶下车,去非正规售票点买票,190一张,司机拿30元一位回扣。随后记者又被面包车多次转运才至景点,期间还遭领队恐吓威胁。

遗憾的是,这条令多少泥巴路人艳羡的条石路刚竣工几天,就遇到国道312老成渝路翻修,这条新生儿路竟然成了成渝路临时通道,那几十上百顿的车呀,一碾过,简直就是碾在这方百姓的心中上。很快,这条路就变得七拱八翘的了;很快,那些大车也就再也不来了;很快,我们又重新走在不平路上了。有时乘坐摩托,人简直就是筛子上的颗粒。老人是少有人敢坐的,我怀疑他们是怕抖坏了心脏,这时,难免有人因怀想泥巴路而骂起条石路来,他们也开始心痛起自己修路出的钱来。

我感觉这个话说反了吧。是如果滴滴网约车倒闭了,出租车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漫天要价,到处坑乘客

2014年7月,半岛都市报刊发文章《出租车宰客现象又抬头不打表不开空调可举报》。遇次现象的网友天涯发帖表示,再也不想来第二次。

慢慢的,慢慢的,民众也就逐渐习惯这条畸形路了。其实,生活也是一种习惯,生活虽有起伏,但终归平静。

出租车倒闭了,网约车打开手机是网约车,关上手机就是黑车,到时有多黑就知道了。

2012年7月,网友艾文莉
在大众网发表文章,列举了青岛的严重宰客行为,特别是海鲜店联合出租车司机专宰外地游客的行为,载着外地游客的出租车,将游客送到黑店,任人屠宰。

我们在条石路上奔波了三四年,经常听到有人说要修水泥路了,要修水泥路了,这既是向往,有时也是一句玩笑话,但听起来总会让人眼明心爽!

电影小兵张嘎有句台词说的好,甭看你今天闹的欢,就怕以后拉清单。网约车如果再发生什么重大恶性案件,那后果你们自己想去吧

2013年8月,当地媒体报道,宰客出租车漫天要价被罚2000元停运7天,乘客打车遭拒。

有梦想就会有奇迹!可不是吗?你看五月动工的新水泥路不是修好了吗?联通你我,接通万家。

此外,青岛的本地记者还做了体验式调查,该记者在火车站多次打车被拒载,甚至被出租车驾驶员漫天要价,7公里被要100元,司机不打表,沿路拉着记者到处揽客。

路,还是那条路,旧貌换新颜,咱老百姓,今儿个高兴,高兴!

景点

这是一条希望之路,致富之路,情系万千顺河游子的思乡路。今冬农民的桔子一定能卖出去,不会再坏那么多了,因为精明的商人一定会循路而来,农商两得利,发展有盼头。

暴力胁迫外地游客 参观海底世界

随着城镇化进程,乡村也有了出路,新路坦途,我们的农家娃更有机会,走出去接受现代教育,享用优质资源,走出荆棘奔小康!

2015年8月,青岛本地男子在AAAA级景区青岛海底世界门口,暴力胁迫外地游客组团参观海底世界。青岛海底世界称,冒充景点工作人员招摇撞骗游客的现象为近十年来常态,且在青岛市普遍存在。

站在路边,遥望远方,我也希望党和国家关心乡村教师,早点给乡村教师一条相对公平的发展之路,让我们走出去,别让我们太“心苦”,等太久!

2008年12月,网友在新浪发表文章,描述了他们26人的团队在青岛五四广场遭遇照相的暴力宰客。暴力者称,价格分两部分:照钱和相钱,快门一按就要收钱,该团队最多一位被宰320元。